快递不可擅自放驿站,会导致快递费上涨?

 “不得擅自将快件投递到智能快件箱、快递服务站”“情节严重的,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3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市场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引发大众热议。

  新规施行的第一天,有媒体分别采访了市民、快递员、快递站点负责人和快递企业。许多市民表示支撑,其中有市民称家里没人时,不反对将快递放驿站,只是希翼被提前告知,以及有选择的权利。也有市民认为要商量着来,遇到特殊情况互相理解。

  各快递企业也明确,应该按照用户需求派件。但快递员称也有自己的难处,如因为客户电话打不通,不得已才将快件放驿站。有站点负责人坦言,新规实施以后,对于快递员的要求更高了,在实际操作中,可能会影响到派件速度,增加运营成本,运费可能会上涨。


市民:不反对快递放驿站

  但快递员不能擅自决定

  上海市民张女士告诉澎湃资讯记者,以前她在网上买了一盒蛋挞,快递员不打招呼就放在小区的快递驿站,半个多月还没送货上门,等她取到蛋挞也不敢吃,怕变质了。张女士表示支撑新规的施行,“我觉得快递应该送上门,但家里没人时,我不反对将快递放驿站。重点是擅自、不经同意就放在驿站是不行的,作为消费者应该有选择权和被提前告知的权利。”

  2月29日,上海市民杨女士收到两个快递,签收人为家门口,“还好我都收到了,就怕丢了。”杨女士表示快递能够送上门很好,但提前告知很重要,最好要提前通知一下收件人,如果是贵重物品,还是希翼当面签收。

  上海市民李女士所居住的小区很大,一般快递员将快件放在驿站以后,驿站还是会送货上门。“新规出来之后,如果都直接送货上门,当然是更好的事,但估计施行起来有难度。”李女士认为,新规定的施行也并非一蹴而就,送不送上门要商量着来,有特殊情况时,快递员和市民也当互相理解。

  3月1日午后,上海青浦市民吴女士收到了一份快递,但这份快递跟往常一样,直接被放入了丰巢柜。“事先没有接到快递员的电话和短信,只收到了丰巢柜的微信通知。”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此前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新修订的《办法》对快递员未经用户同意将快递找人代签或存放进快递柜的行为,进行警告或罚款,保障了快递物品的安全、完整和及时送达,也防止泄露、滥用或非法交易用户信息,这是对快递服务中实际存在问题做出的调整。

  不仅如此,《办法》还规定不得抛扔、踩踏快件,情节严重的,同样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坚持绿色低碳发展,在设计、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推进快递包装绿色化。

  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分析,当下快递行业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办法》中对细节的规范以及处罚标准的规定,将督促企业承担起社会责任,提升服务精准度,从而推动整个行业实现良性发展。对于消费者来说,也可以按照《办法》中的规定实现快速维权。


江苏南京一小区,快递员在派件。

  快递站点负责人:

  可能影响派件速度,运费或会上涨

  对于快递行业来说,新规的施行意味着机遇和挑战并存。一方面可以规范服务,但另一方面对一线快递员的要求更高了。

  央广网记者此前调查发现,来自北京、河南、山东等地的快递员均表示,快递是否送货上门,不同地方和小区实行不同。北京某区中通快递员张阳(化名)表示,他每天派送量有二三百件,派送小区楼道有监控,无需逐一给客户打电话便可直接放在家门口,节省一部分时间。

  来自河南某县中通快递员则表示,在大城市,快递员送一单可提成两三元,而在县城一单只有6毛钱,送货上门会降低派送数量。放到快递柜需分去一半提成,但可提高效率。如果客户提出需求,他们才会安排送货上门。

  “新规出台,的确会有一定压力。”北京丰台区一中通快递员表示,自己每天要派送上百件快递,很多时候打电话收件人并不能够实时接听,相当多的电话可能需要多次拨打,如果需要一个个确认收货方式,的确会增加工作量,影响配送效率。

  上海一名快递小哥也对澎湃资讯记者表示,实行新规的同时,希翼网点合理分配工作量,不然快递员的压力会非常大。一边是客户不接电话,一边是罚款警告,如果还要一如既往地完成以前的工作量,“大家吃不消的。”

  在上海从事快递服务多年的某站点负责人告诉记者,新规实施以后,对于快递员的要求更高了,在实际操作中,可能会影响到派件速度,增加运营成本。

  “大家派送区域内6、7楼的小区非常多,都要爬楼,大件物品原本可以放在驿站,现在都要求送货上门,势必会影响一天的派送总量。”上述快递站点负责人直言,对于快递员来说,派件量变少,直接影响收入。而如果快递企业提高每票件的派送价格,会增加企业成本,则对客户来说运费可能会上涨。


安徽合肥,快递员正在分拣快递。

  另外,有业内人士建议,消费者的选择应该在前端就完成,下单时快递会有预估送达时间,消费者可据此选择是送货上门,还是放在驿站。

  “企业需要有更多的责任和能力改进,而不是将矛盾转移。从消费者角度来讲,选择快递企业进行收寄快递,这是与该企业发生了商业联系,快递员只是整个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代表某个快递品牌本身,不能将用户和快递企业之间的矛盾转嫁到快递员和用户。”赵小敏指出。

  赵小敏分析,末端派送成本的提高短期来讲,不会让收发快递更贵,因为春节刚过完,接下来两三个月将进入快递淡季,快递价格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但是从长期来看,可能会导致快递价格出现一定幅度的上涨。

  赵小敏建议,快递企业要提供多样化产品、多系列服务业态。一方面在用户下单时就明确不包邮,或者包邮时设置强制性条件,把选择权完全给到用户,自主决定是否使用该快递服务;另一方面,要增加快递员收入,给网点和快递员更大激励机制,这也意味着企业经营方式要发生本质性改变,即从以总部为中心转化为以市场和网络为中心,真正做到向用户倾斜,向末端倾斜。


2月1日,西安市测绘路顺丰快递站点的工作人员在整理快件。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管理部门:未经同意投至驿站,

  用户可要求重新上门投递

  上海市邮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资讯记者,此次《办法》修订,主要是总结快递业发展中的成熟经验和现实需求并上升为制度安排;同时,建立更为全面的制度导向,指引快递业绿色低碳发展;从服务质量、安全保障等方面也进一步强化制度规范,提升快递服务质量,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推动快递业高质量发展。

  对于群众比较关心的快递企业未经用户同意即将快件投至快件箱或者驿站的问题,用户可以要求快递员重新上门投递。如果快递员仍未上门投递,用户可以通过向企业进行投诉、拨打12305或12345进行申诉、向邮政管理部门举报等方式维护权益。 

相关产品

评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